子基金配资:中國56個民族的由來

上市公司基金配资 www.680544.live

發布于:2017-06-27    信息來源:紅河州民族宗教網

  我國自古以來就是統一的多民族國家。但是,我國究竟有多少個民族,各民族的族稱是什么,對于這些,在新中國成立之前的歷朝歷代都沒有搞清。新中國成立后,黨和政府組織力量對民族成分、名稱進行辨別,這就是民族識別。經過努力,科學地理清了我國民族大家庭的基本構成,確認了56個民族成分。

  新中國的民族識別工作,梳理了錯綜復雜的民族源流和現狀,科學地鑒別了我國現實的民族成分,基本上認定了黨和國家實行民族平等,進行民族工作的對象,從而為黨和國家制定和貫徹民族政策提供了科學依據和堅實基礎。我國的民族識別,不但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民族理論,也為我國民族工作和民族學科的發展積累了寶貴財富,在我國民族工作史上寫下了濃墨重彩的篇章。

  民族識別前的基本情況

  1953年,新中國開展了全國第一次人口普查,登記下來的民族名稱,多達400余種。其中最多的是云南,有260多種;其次是貴州,有80多種。

  當時之所以出現這種族別眾多的復雜情況,主要原因有三:一是由于在漫長的歷史發展進程中,經歷了無數次的民族遷徙與融合,各民族之間既相對聚居又交錯雜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使民族名稱和民族成分紛繁多樣。二是由于在各民族之間和同一民族的內部存在著經濟社會發展的不平衡,這種不同的發展狀況又往往和民族的不同自稱和他稱交織在一起,使民族族稱情況顯得更為復雜。三是由于歷史上長期存在的民族歧視壓迫制度,使許多少數民族不敢公開承認自己的民族成分。新中國成立后,廢除了民族壓迫制度,實行民族平等政策,原來不敢公開自己民族成分的許多少數民族紛紛向當地政府上報自己的民族族稱,要求承認自己為新中國多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員。

  這400多個名稱中,有的是同一民族的不同自稱或他稱,有的是一個民族內部不同分支的名稱,有的是以居住地區的地名為族稱,有的是不同的漢語譯音,這些都需要一一甄別。因此,新中國成立初期,民族識別就被首先提上了民族工作的日程。主要任務有三:一是通過識別,認定某一民族是漢族還是少數民族。二是識別該族體是單一的少數民族還是某一少數民族的一部分。三是確定這一族體的民族成分與族稱。

  民族識別的主要原則

  斯大林在1913年提出了比較完整的民族定義。他指出:“民族是人們在歷史上形成的一個有共同語言、共同地域、共同經濟生活以及表現于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質的穩定的共同體?!彼勾罅滯被固岢雋肆礁齦郊猶跫旱諞?,民族是“資本主義上升時期的歷史范疇”,在資本主義以前是不可能有民族的;第二,民族的四個要素“只要缺少一個,民族就不成其為民族”。蘇聯根據斯大林的民族定義,將其境內處在前資本主義社會形態的人們共同體稱為“部族”,將進入資本主義社會的人們共同體稱為“民族”。

  我國的民族識別,既堅持以斯大林的民族定義為理論指導,又沒有生搬硬套這個定義,而是從我國民族的實際出發。1953年,中共中央在討論《關于過去幾年內黨在少數民族中進行工作的主要經驗總結》時,毛澤東明確提出了民族識別的總原則。他指出:“科學的分析是可以的,但政治上不要去區分哪個是民族,哪個是部族或部落?!備菡庖恢甘?,我國的民族識別工作沒有對不同歷史時期的人們共同體加以區分,各民族不分人口多少、歷史長短、居住地域大小、社會發展階段和經濟文化發展水平高低,統統都稱為民族,一律平等。這一科學決策,充分體現了實事求是的精神和理論創新的勇氣。

  在這個總原則的指導下,實際工作中主要依據兩個具體原則開展民族識別。一是依據民族特征。民族特征是識別民族的基本依據。任何一個人們共同體,在長期歷史發展中都形成了自身的特征。我國的民族識別工作,從我國民族的實際出發,靈活運用了斯大林關于民族的四個特征。在我國,有些人們共同體在形成發展過程中,常常出現分化或融合的現象,構成民族特征方面,呈現出不平衡性。在民族的諸特征中,顯得比較突出的,有時是這個特征,有時是那個特征,有時又是另一個特征。因此,在民族識別過程中,不能孤立地看民族的每個具體特征,而應歷史地把民族諸特征,包括分布地域、族稱、歷史淵源、語言、經濟生活、物質文化、精神文化以及心理素質等,作為一個整體來全面地、綜合地進行分析考察,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二是尊重民族意愿。民族意愿,從本質上說是一種民族意識,是人們對于自己的族體究竟是漢族還是少數民族,究竟是一個單一的少數民族還是某個少數民族的一部分的主觀愿望的表現,也是對人們共同體意識的具體反映。當然,這種意愿不是憑空臆造出來的,而是建立在具備有一定的民族特征的科學依據基礎上的,是民族特征的一種總的反映。因此,在民族識別中,應當尊重民族意愿,堅持“名從主人”的原則。

  本著這個原則,新中國將過去強加于俄羅斯人并帶有侮蔑性的稱呼“歸化族”改為俄羅斯族;將“卡佤族”改為佤族,將“僮族”改為壯族,將“崩龍族”改為德昂族,將“毛難族”改為毛南族。此外,海南島的苗族,從語言、文化生活、風俗習慣諸特征看與瑤族相近,追溯其歷史淵源,乃是400年前明代從廣西十萬大山遷來的瑤族。但在識別時,大部分群眾和領袖人物沒有更改民族名稱的要求,也不愿改成瑤族。根據這一情況,堅持名從主人,正式把他們確認為苗族。

  民族識別的主要歷程

  中國的民族識別工作,規模之大、歷時之久、識別民族之多、調查范圍之廣、識別依據之科學,都是史無前例的,在世界上也是獨一無二的。大體分為三個階段:

  新中國成立到1954年為第一階段。這個時期民族識別的主要工作是進行調查研究,并確定一批民族成分。經過這一階段的民族調查識別,到1954年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召開前夕,從1953年第一次人口普查中自報的400多個民族名稱中,除已經公認的蒙古、回、藏、維吾爾、苗、瑤、彝、朝鮮、滿、黎、高山等民族外,經過識別和歸并,又確認了壯、布依、侗、白、哈薩克、哈尼、傣、傈僳、佤、東鄉、納西、拉祜、水、景頗、柯爾克孜、土、塔吉克、烏孜別克、塔塔爾、鄂溫克、保安、羌、撒拉、俄羅斯、錫伯、裕固、鄂倫春等民族,共計38個少數民族。

  1954年到1964年為第二階段。在基本掌握各族體的族源、歷史、現狀與語言的基礎上,進行了較大規模的民族識別,主要集中在西南和中南的一些省份,尤其是云南省。經過這一階段的調查識別,從1964年第二次全國人口普查之前自報的183個不同稱謂的民族名稱中,新確定了16個少數民族,即土家、畬、達斡爾、仫佬、布朗、仡佬、阿昌、普米、怒、崩龍(德昂)、京、獨龍、赫哲、門巴、毛難(毛南)、珞巴等民族。另將74個不同民族名稱歸并到54個少數民族中,還有幾十個在識別中自動撤銷原登記的民族名稱。至此,對已填報的族體的識別得以基本解決,有待繼續識別的已為數不多。

  1964年到上世紀80年代末為第三階段。這一階段,民族識別工作的重點是在一些地區對一批人的民族成分進行恢復、更改,對一些自稱為少數民族的人們共同體進行辨別、歸并。1979年,國家民委向四川、西藏、云南、貴州、廣東等省區發出《關于抓緊進行民族識別工作的通知》,指出目前尚待識別的少數民族為數不多,要求有關省、自治區的民族事務部門采取積極有力的措施,盡快解決民族識別工作中的遺留問題。

  在這一階段,除1979年確認基諾族為單一的少數民族外,主要是對貴州和湖南等地的一些自稱為少數民族的人們共同體進行識別、歸并。此外,在這一階段,民族識別的大量工作是恢復和更改民族成分。為了做好民族成分的填報工作,保障少數民族享有民族平等權利,尊重少數民族成員正確表達本人民族成分的自由,國務院人口普查領導小組、公安部、國家民委于1981年11月聯合發出《關于恢復或改正民族成分的處理原則的通知》,提出:“凡屬少數民族,無論其在何時出于何種原因未能正確表達本人的民族成分,而申請恢復其何種成分的,都應予以恢復?!本荽?,從1982年開始,全國陸續恢復和更改民族成分的有260多萬人。

  到上世紀80年代中后期,我國民族識別和更改民族成分工作已基本完成。1986年6月,國家民委在全面總結我國民族識別工作成就和經驗的基礎上,向國務院上報了《關于我國的民族識別工作和更改民族成分的情況報告》。1989年11月,國家民委、公安部發出了《關于暫停更改民族成分工作的通知》。1990年5月,國家民委、國務院第四次人口普查領導小組、公安部又發出了《關于中國公民確定民族成分的規定》。1990年全國第四次人口普查時,我國已正式確認了56個民族,其中除漢族外有55個少數民族,少數民族總人口為9120多萬人,占全國總人口的8.04%。至此,就全國來說,大量繁重的民族識別任務已基本完成,更改民族成分的問題也已基本解決。(作者:鐘民)


責任編輯:吳雪琪

{ganrao}